西笔居小说网 > 言情小说电子书 > 威尼斯情海 >

第1章

威尼斯情海-第1章

小说: 威尼斯情海 字数: 每页3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作者:林如是


恋人的絮语就从一声诺言开始
感情是纯粹的,但却不能独立存在,
总是掺杂了生活,掺杂了其他来来去去的纠葛
世上有许多海誓山盟,但总是不能到永久;
爱即使有承诺,也像朝生暮死的蜉蝣……
究竟该怎么办,感情才能长久,才能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”?
杨照,柯倩妮……?
江曼光,杨照……?
杨耀,江曼光……?
威尼斯——情海——暗潮——汹涌

第一章

“你跟我到意大利去好吗?”

那个男孩站在那儿,对着每个来往的女孩,递出手中的机票。他身上背着一个简单的背包,带一点落寞、飘浪天涯的表情。被问到的每个人,几乎没有例外的,像在看疯子一般地打量他几眼,带着防备的眼神,小心翼翼地避开他。

没有人理他。而他看起来也不在乎!根本没有正眼瞧过来往的那些人,只是无意识的呢喃着。北纬二十五度夏至的太阳,日出时间五点零四分,阳光直射,白得有点花,映得他脸孔有点模糊。他一只手挂在栏外,身体颓靠着栏干,半张脸侧向空中,一不小心就会坠落似;整个人在光线的蒸发中,宛如曝光过度,慢慢要被消融。漂浮的空气漾来那么一点愁,一点哀伤、沉痛的气味。

江曼光低着头走过去。她原是没注意到他的。下了公车后,她沿着人行道一直走,走着走着,觉得疲了,那楼梯又刚好不巧的横亘在她面前,她抬头晃了一眼,只觉得头顶金光闪闪、充满昭示,便走上了天桥。这个地方离天空近一点,头一低仿佛就可以俯瞰人间;要自杀好像也方便一点。当然,那是理论上的;会跳天桥自杀的人只有一个字——笨,智商不高的人才会那样做,活着嫌不耐烦,要死还找自己麻烦。

总之,她就那样上了天桥。只不过,离天空近一点,阳光好像也辣了一点,赤裸裸的照来,充满一种莫名的逼迫,热情得教人吃不消。她再抬起头,顺手抹掉额前的汗,然后,视线一转,便看到他了。

“喂!你做什么……”她大惊失色,慌忙地窜了过去,使劲的揪住他的衣服,往后用力一拉,将他悬空在天桥外也似的半个身子拉向地面,连跌带摔地双双滚落在地面上。

她这个举动太突然,男孩也没提防这意外、着实地摔了一个人仰马翻。他略蹙了眉,不太友善地瞪瞪跌趴在他身上的她,说:

“你可以起来了吧?”

“好痛。”江曼光动了一下,伸手摸摸头,没有立刻爬起来。“你这个人怎么搞的?好好的干嘛找自己的麻烦?刚才真的好险,要不是我及时拉住你,搞不好你现在已经完蛋。”

她一边说一边尽力地爬起来。今天她才刚辞了工作,好事都还没遇上一桩,就先碰上这种晦气的事。说实在的,真的很衰,她一点都没有成就感。

“这应该是我说的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,莫名其妙地将人拉跌到地上。”男孩跟着爬起来,拍了拍衣服。声音平平的,没有高低起伏,也缺乏情绪的强度。

“我是看你快掉下去了,才急忙揪住你的。”不然,她干嘛那么多事。她揉揉摔得差点开花的屁股。幸好她肉多,耐摔。“你干嘛想不开?在这种地方跳桥自杀,你知不知道会死得多难看?”

“自杀?你在说什么?”男孩微微又蹙起眉。

“不是吗?可是你……”看他那微快又不耐的表情,八成、大概、是她搞错了。她讪讪地、两个指头交叠相碰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尴尬地说:“唔,我想……嗯,大概是我弄错了。我以为你……嗯,你那个……要自……自……”越说声音越小,头也越垂越低。

这实在不能怪她。谁叫他挂在那里,半个身子歪在半空中,看起来就像准备要“挂”了似,她也是一时情急。

“算了。”男孩背过身,靠在栏干上,不再理她。

她站了几秒,有些没趣,正打算离开,忽然看他扬起手,手里不知拿着什么东西,就要将它撕灭……

“喂,你……”她想也没想,反射地、又欠缺考虑的拽住他。过了两秒,才想起来,连忙放开手,讪讪地解释说:“啊,那个……我……我看你好像是要撕什么——”

男孩倾过脸,目光淡淡的掠过她。突然说:“你跟我到意大利去好吗?”声音有wωw奇書网些哑,低低的,接近沉,镂着感情的破洞,没有热度。

“好。”她愣一下,只那么一下。

他蓦地抬起头,像是忽然才发现她的存在。从开始,他就一直没有正眼瞧过她这一刻,眼神相对,她这才看清他的脸。

那是一张很年轻的脸,干净、青涩,尚未蜕变成男人,还不会去掩饰内心思怀、纯情的相信一切美好事物的少年似表情;年轻得似乎让那些混浊世故的杂质都还污染不上他身上。但那都不是重点,外表会骗人,轻易可以遮蔽内里深层那些复杂的质素,只除了那一对赤裸的眼。

他有一双很美丽的眼睛,深深的黑棕色,像寒潭一样不可测;黑得深邃,深得神秘,只是忧郁了一些,有点冷。阳光照来,泛着粼粼的光辉。

是那样一双烙着传奇性的眼,不要人看深,硬要看深了,不防的会引起昏眩,要人闪了神。一时之间,她也不知该如何面对,也只敢看那么一眼。很平常的一眼,准不提防阳光让人的眼睛冒汗。

他站直了身,整个人转向她,静看了她一会。没有热度的眼神散发出冷金属的光芒,深黑的眼珠凝如矿石,同质异属。

“星期五上午十点,我在机场等你。”他将机票塞给她,没头没脑的冒出这句话,连一句话都没有多问,也不等她回答,转身就走开。

她愣愣的望着手中的机票,看着他越去越远、逐渐被人潮淹没的身影,突然才想起来,她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。

“欸……”她扬起手,连忙想追。迟了,眨个眼就不见他的踪影。

“天啊!我到底做了什么……”她低头看看机票,喃喃的。一切发生得太突然,教她来不及反应。她甚至不太确定她到底做了什么,究竟又说了什么。她大概被施了什么魔法,那一刻才会走失了神。她下意识伸出手,用力捏了自己的腮梆。

“好痛!”这一摸,证明了不是梦;她手中握着的那本机票活生生的正是那荒谬的证据。刚刚那男孩还拿在他手中的,还留有他捏触过的痕迹——曲曲折折,凉凉温温的。多矛盾的温度!在暖与寒的边缘徘徊,夹带一丝感情的飘飘荡荡。

她吁口气,眯着眼望望太阳。

意大利啊……

爱与传说被放逐在此的国度,最古老的情乡。关于爱情的故事有些老,带一点天荒地老的味道。

时间很晚了。尽管窗外黑沉沉,杨家大厅却灯火通明,满室的灯光让夜色没有一点侵袭的缝隙,留不住半点晦涩的阴影。

沙发上坐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,长腿悠闲地交叠,正专、心看着手上的文件。他穿着简单的白上衣、灰长裤,式样简单,但流露着昂贵的质感;金质的镜框,搁架在挺直的鼻梁上,雕塑出菁英的姿态线条;浓眉下的双眼布满逼人的锐气。整个人笼罩在一股优质的光芒中,不必经过投射,自己就会发光。

“来,阿耀,喝杯茶,休息一下。别老是工作个不停。”一个五十岁左右年纪的妇人端了一杯茶走进大厅,脸上溢着笑。虽然上了年纪,神态却有寻常主妇少有的雍容优雅,没有一丝龙钟的老态。

“谢谢你,妈。”杨耀放下手中的文件,接过茶喝了一口。

“你爸也真是的,都什么时候了,还叫你做这么一堆工作,也不晓得多放你几天假。在公司,他要这么折腾你也就算了,居然还让你把工作带回家。真是的,我一定要好好说说他。”

“说我什么?”一个国字脸、表情带几分严肃、约莫五十多岁的男人,从楼上走下来。“我把大半个公司交给他,他不努力怎么行。”

“爸,”杨耀站起来。

杨耀父亲杨道生比个手势,让他坐下。

“努力也不是这种努力法啊。”杨太太摇摇头。“一天二十四小时,他倒有二十小时都在工作,连回了家也不能休息。平时也就算了,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你还不让他休息早作准备,还要他工作,我告诉你,那可不是小事……”

“这个我知道,你不必紧张;该办的事,我早都交代下面的人准备妥当了。”

“那样最好。这可是你儿子一辈子的大事,一点都马虎不得。对了,阿耀,你照片拍好了没有?”

“嗯,前两天我抽空和倩妮去了。你不必担心,妈,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。”

“我怎么能不担心,你跟你父亲一个样,一工作起来就没完没了,根本忘了今天明天什么日子,脑袋里就只有工作,我如果不盯紧点怎么行。”

“不会的,妈。”

“还说呢,你那个脾气我哪会不了解。我问你,给倩妮的东西,你准备好了没有?还有戒……”

“碰”一声,门口蓦地传来关门的声响,不期然地打断她的话。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孩,身影被灯光曳得长长的。他不笑,也没说话,寒潭黑的眼沉默地扫了三人一眼。

“都几点了,现在才回来。”做父亲的立刻沉下脸。

男孩抿抿嘴,一言不发。

“你以为不说话就没事吗?这么晚才回来,你到底做了什么去?你知不知道过两天是什么日子?还在外头闲晃瞎混。我问你!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责任感和羞耻心?”

“你这么大声对孩子吼做什么。”杨太太立刻心疼地埋怨丈夫。“有什么事,不能好好的说,非得这么吼不可。”

“是啊,爸。”坐在沙发上的杨耀也为男孩说话。“阿照年纪还小,你别太苛责他。”

“什么还小!都二十一岁了怎么还叫小?!你在这个年纪都已经在公司帮我的忙、成为我的左右手。他呢?就只会玩泥巴、在白布上涂抹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一天到晚打混闲晃,也没见过他做什么正经事过,一点都不懂得见贤思齐,光只是游手好闲,丝毫不知长进、没

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