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笔居小说网 > 言情小说电子书 > 威尼斯情海 >

第19章

威尼斯情海-第19章

小说: 威尼斯情海 字数: 每页3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“这件事很难说明白清楚。当时我每天忙着工作,总以为给妻子富足的生活、提供她物质的生活,就是爱她。你妈是个贤慧的女人,对我的冷落没有一句抱怨,我就更以为她很满足于这样的生活。慢慢地,这也就变成我们生活的一种方式,我们等于是各过各的日子,没有交集。突然有一天,我惊心地发觉,我们竟然客气得像陌生人一样,彼此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薄淡得变得像透明,心中再也没有甜蜜的感觉,就只是生活。婚姻不该只是生活而已,所以我们就签字离婚。”

“是这样吗?”江曼光双手抱住小腿,将下巴搁在膝上,看着地板说:“你后悔吗?”

江水声没有正面回答,迂回说:“都已经过去很久了,你妈也拥有美满的家庭了,不是吗?”

“是啊。”对这样的问题,江曼光也只能回笑。

父女两沉默了很久。江水声昂高起头,望着天花板说:“其实我也曾希望过,能和你妈一起到永久,两个人一辈子在一起,共同度白首。不过,事情总与愿违。即使彼此感情仍然在,并不代表就能一辈子幸福快乐的厮守在一块,分开了也许对彼此反而比较好。”他苦笑一声。“真讽刺,是不是?”

江曼光没作声。这就是为什么世上有许多海誓山盟,却总不能到永久的原因吧?感情是纯粹的,但却不能独立存在,总是掺杂了生活、掺杂了其他来来去去的纠葛。纯粹的感情一旦掺入了这些杂质,就变得吊诡,再也很难掌握,而成了一种变数,教人徒叹奈何。

“你还爱妈吗?”她放低声音问。

江水声微微一笑,仍旧没有正面回答。“我只希望她能幸福,那就够了。”

幸福,爱情的最低限度与最高愿慕,江曼光没再追问。有些问题的答案很陈旧,因式却难分解,问了也是白问。

任何人不得未经原作者林如是同意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!

“不在吗?”

结果,在预定离开的前一天,江水声才准备好要去见温纯纯。江曼光到酒店接他,趁等候的时间打电话给杨照。电话响了许久,一直没有人接。她看看时间。喃喃自语着,正打算挂断电话时,那头有人接起电话。

“喂?”声音很急,像是接得很匆忙。

“阿照,是我,曼光。”她高兴的叫着。

“曼光?!”听见是她。杨照的声音轻快起来。“你在哪里?找一直在我你。那天我一直在等你,你怎么没来?”

“对不起,那晚我临时有事走不开。你等很久吗?我原想见面跟你解释的,对不起。”

“没关系。你现在人在哪里?”

“我现在在酒店。我爸从美国回来,我正在大堂等他,待会要陪他去见我妈。啊,他下来了,我要挂电话喽,过两天我再去找你。”

她匆匆挂上电话,朝她父亲走去。

“爸。”江水声看起来忐忑不安的样子,神态有些僵硬紧张。

“曼光,你看我的样子看起来如何?”和温纯纯好久不见了,他一想到种种相逢的情景便无法自在。

“很好看啊,很英俊。”江曼光替她父亲打气。“你不要那么紧张,爸。放轻松,妈又不是外人。”

江水声不好意思她笑了一下,说:“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你妈了,不知不觉就紧张起来。”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,想缓和紧张的情绪。

情怯吗?江曼光望着她父亲,心里默默想着。离别多年的夫妻了,再相见仍会有这种不由自主的感情吗?

“争气一点。”她拍拍她父亲,开了句玩笑,说:“我还没告诉妈,你今天会去,想给她一个惊喜。”

“这样不会太突然吗?”江水声担心犹豫起来。

“放心啦,不会的。走了。”江曼光硬拖着他走出饭店,拦了一辆计程车。

总归是要见的,那就不如鼓起勇气去相见,好好把彼此看个够,收藏在心中。

计程车停靠在“香堤”门前。江曼光好说歹说硬拖着江水声下车。慈悲地给他几分钟整理情绪。还不到开店的时间,这时候店里应该只有她母亲一个人。

“准备好了吗?”两个人站在店门前,她侧脸问。

江水声深呼吸口气,慢慢点头。

“好。”她一鼓作气将门推开。

迎面袭来在她意料外的、不该有的小孩笑闹里,她愣了一下,呆站在门口。

柜台旁,席茂文和小南正笑闹成一团,温纯纯则站在一旁微笑地看着他们,听见声响,三个人全都转头过去。

“啊,曼光姊姊……”小南看见她,立刻高兴地跑向她。

“嗨,小南,”她抱住小南,尴尬地看看她父亲。这场面是她始料未及的,她怎么也没想到竟会那么巧,席茂文带着小南到“香堤”。

“水声!”温纯纯既惊又喜,好不意外。

“纯纯。”出乎江曼光意料,江水声态度从容又大方。“对不起,这么突然来打扰。”他礼貌地对席茂文点个头,伸出手说:“你好,席先生,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“好久不见。”席茂文也很有风度的握手回礼,寒暄说:“江先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前天,因为工作的关系顺道回来看看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席茂文客气地微笑。他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只是徒增尴尬,于是若无其事说:“对不起,我还有些事要先离开,不能陪你们,你们慢慢聊。”回头对温纯纯温和她笑了笑。

“茂文。”温纯纯唤他一声,倒很坦然。

他再对她笑了笑,拍掌说:“小南,跟爸爸回去喽。”

小南一溜烟地窜到他怀里。他抱起他,对江水声点个头,看看大家说:“那我先失陪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

“谢谢你,茂叔。”江曼光说。

席茂文对她一笑,抱着小南推开门走了。店内静寂了一会,温纯纯先打破沉默微笑说:

“回来了怎么不先跟我联络?让我好意外,什么都没准备。”

“对不起,我太鲁莽了。打扰你了吗?”江水声客客气气地。

“不,没有,你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江曼光替她父亲说话,说:“妈,这其实不关爸的事,是我先不告诉你,想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“你这孩子。”温纯纯笑着摇头,转向江水声,如从前面对他时那样的温柔。

“这次回来准备待几天呢?听曼光说你们总公司派你到日本。”

“嗯。这次是顺道回来,只有几天时间,明天就必须离开。”

“这么快?!”温纯纯轻呼出来,不经意地感情的一种流露。

她沉默下来。江曼光看看两人,说:“爸,你陪妈聊聊,我出去走走。”

她不知道他们相对的时候心中的感觉是什么,欷殻穑炕故窍苍没蛱鞠ⅲ堪樽叩较袼钦庵值夭剑耍址袷欠帧⑹巧幔故橇硪恢钟谰茫

空气依然沉寂,店内的两个人都没说话。好一会,温纯纯才突然想起来,急忙说:

“啊,要喝点什么吗?都忘了给你倒杯水。”

“没关系,就开水好了。”

“你还是不喜欢喝那些甜甜酸酸的饮料是吗?”江水声喝开水这个习惯是从以前就如此,温纯纯记得没忘,脸上浮着往日柔情的笑颜。

“欸。”江水声只是看着她,不知该说什么。

好多话,欲言无从。往日多少柔情、多少蜜意,如今都已成空。望着温纯纯那仍然如花的笑靥,他不禁生起丝丝的感慨。

“纯纯,”他唤着他唤过千遍万遍的名字。“我这次回来,就是想看看你,看你过得好不好……你过得快乐吗?”

“谢谢你对我的关心,水声。你也看到了,我的生活就是这样,很平凡。”温纯纯说着。收住笑,望着他,郑重说:“我过得很好,很快乐,也觉得很幸福。”

“是吗?听你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”江水声放下了一些牵挂,说:“对不起,你曾为我付出那么多,我却没能带给你快乐。”

“别这么说。你一直对我很好,很关心我,其实我心里很感激的。”

是吗?江水声默然了。他们曾经的爱,走到道尽头,升华成了一种淡淡的细水长流。过去的日子是不会再回来了,他们只是互相看着对方各自过着生活,希望对方幸福快乐。

温纯纯也不说话了,相对默默。倒不是无话可说,或许是尽在不言中。

世上有许多海誓山盟,但更多的,只是平淡的生活。

请购买正版书籍,台湾万盛出版有限公司的经营运作需要你的支持!

第二天,江曼光送江水声到机场。入关前,江曼光说:

“爸,昨天对不起,我没想到茂叔会往店里……”

“没关系,他毕竟是你妈的丈夫。看样子,他真的对你妈很好,很照顾你妈,我也放心了。”

“茂叔的确是对妈很好。这些年,他全心都放在妈身上。看妈现在这么幸福快乐,我也很放心了。”

“是吗?你也真是长大了。”听她这么说,老气横秋的语气、成熟的想法,江水声不禁觉得安慰又感慨。

“我总不会永远是小孩啊。”江曼光笑起来。“好了,爸,时间差不多了,你该进去了。”

“还有一点时间。”江水声看看表,说:“有一件事情,曼光……爸是想,反正你现在工作也辞了,你妈也有自己的生活,你要不要跟爸到日本,看看不同的世界……”

“爸……”江曼光一时不知如何回答,她没想过这样的转折。

“这事情不急,你好好考虑。”江水声说:“你也长大了,有自己的生活,爸不会强迫你。不过,爸老了,总希望女儿能在自己的身旁。”

“你还很年轻哪,爸。”

“谢谢你的安慰。”江水声笑说:“差不多该入关了,那爸走了。这件事你仔细考虑,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江曼光挥挥手,看着她父亲转身步入关卡。

日本啊……

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雨。那种毛毛细细的雨,她觉得颈间有点凉,瑟Jar电子书下载乐园+QiSuu。с○m缩了一下。

太平洋上空,正刮着强劲的风。

细雨纷纷飘坠,下得像丝一样。杨照从咖啡店出来,冒雨走回公寓,一口气跑上五楼。天气本来还好好的,没想到一杯咖啡的时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