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笔居小说网 > 言情小说电子书 > 威尼斯情海 >

第20章

威尼斯情海-第20章

小说: 威尼斯情海 字数: 每页3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细雨纷纷飘坠,下得像丝一样。杨照从咖啡店出来,冒雨走回公寓,一口气跑上五楼。天气本来还好好的,没想到一杯咖啡的时间就变了色。这种毛毛细细的雨最讨人厌,暧昧又飘忽,像符咒一样暗中对人侵犯。

跑到了五楼以后,他才想起来忘了买今天的晚餐。不过,还好,冰箱里还有一些意大利面。

“算了。”今天晚上就煮意大利面吧。

想到意大利面,他就想起江曼光,脸上浮起笑,轻快地上大楼。门外站了个人,听见脚步声抬起头,赫然是柯倩妮。

“倩姊。”他脸上的笑容冻结住。“你又来做什么?”

“阿照……”柯倩妮可怜兮兮的,一副很无助。

“请你回去。”杨照迳自开门走进屋里,并不理她。

柯倩妮默默忍受他的冷淡,跟随他走进屋里,一眼便看到角落那张末完成的画作。淡蓝色调,以威尼斯与亚得里亚海为背景,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情感。她走过去,认出了画里的女孩正是她上次遇见的那个江曼光,脸色微微一变,勉强笑说:

“这是上次在这里的那个江小姐吧?就是她吧?跟你一起去了意大利的那个‘朋友’?”

杨照默不作声,没承认也没否认。

“你很喜欢她吧?”虽然尚未完成,但整幅画散发出的浓稠情调,以及捕捉到的细致神韵,如果不是对画中人有相当程度的感受,是很难表现出来的。

“那不关你的事。”杨照口气冷冷的。

冷漠的态度伤害了她,柯倩妮柔情的声音略微变调,强作欢颜,说:

“的确,是不关我的事。”语声带一丝硬咽。

杨照知道自己的冷漠伤害了她。心中不忍,态度不由得软化,柔声讯:“倩姊,谢谢你还这么关心我。但你应该好好经营你的生活,那对你才是最重要的。至于我的事,你就不要再放在心上,以后也不要再来了。”

“我怎么能不将你的事放在心上。”柯倩妮神情楚楚地抓住他的手。“阿照,你已经讨厌我了吗?”

“不,我从来也没有讨厌过你。”杨照委婉的抽开手。

“那为什么?”柯倩妮追问。指着画,有些幽怨:“因为她吗?”

杨照咬着牙,不说话。

柯倩妮靠近他,神采是那么黯淡,教人可怜。“我一直很后悔,那时为什么不放下一切跟你一起到意大利。你不知道,我有多想念从前,有关你的一切,我都……”

“别说了!”杨照粗声打断她。

“为什么不让我说?你在逃避什么?”

杨照别过脸,背对着她。她又靠过去。

“还是你忘了?忘了我们的承诺,忘了我们曾经拥有的……”

“忘的人是你!”杨照大叫起来。那段伤痛还在,他不想撩起的。“你走!走!”

“阿照……”柯倩妮像从前一样温柔地抱住他。“求求你不要对我那么绝情,我永远是你的倩姊,你知道的,不是吗?”

杨照不发一语地推开她。他那样地爱过她,她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;即使是现在,他的心里还会为她跳动,但……有些什么被破坏掉了,坏掉的从前如何再复原?

“阿照,求求你,回头看看我。我还是你的倩姊啊,一点也没变,我还是对你……”

“不要再说了!”杨照又大吼一声。

柯倩妮咬咬唇,眼泪凝眶。

“你不再爱我了吗?阿照……”语气那么哀怨,那么凄楚可怜,天地都要为她动摇。

杨照还是没回头。

“你走吧。”声音都暗哑了。

柯倩妮表情凄楚欲绝,晶莹的泪一颗一颗掉下来,掉得那么怨,声音颤抖着。

“我真的好寂寞,阿照……我只有你了……”

她绝望的转身,移动着哀怨的脚步,背影是那么无助可怜。杨照再也忍心不下,猛然回头抓住她,将她拉入怀中,用力抱紧她。

“阿照!”柯倩妮紧抱住他,串串剔透的泪珠如雨下,沾湿他的衣襟。

这一幕,让门外原是兴高采烈的江曼光屏住了气息,凝住了笑,默默地退开。

爱情的事为什么总是那么不巧呢?或者——太巧?它像计划好了,走到了一个关头,就有一些淬了毒的命运的箭头,毫不留情地狠狠推入那没有防备的赤裸心头。

细雨纷飞,侵袭得她全身起颤抖。她双手插在口袋里,边走边吹着口哨,低着头,躲避着无可奈何的雨丝。夜的街头因为雨变得凄迷。不知不觉她哼起歌,哼起那首老式的西洋情歌——

就算你离我而去,我仍然会过得很好

只不过是会整夜哭泣

告诉我那不是真的

别使我的棕色眼睛忧郁……

她仰起头,让雨打在她脸上如泪流。

雨啊,请别使我的棕色眼睛忧郁。

※※※※

第八章

那杯咖啡从端上来已经过了十分钟了,早已冷掉。江曼光静静看着坐在她对面的杨照,他连一口都没有喝,只是频频看着表,时而瞪着前那杯咖啡。

“阿照,”她喊他。“你上次说的到意大利的事……阿照。”

“啊?什么?”他顿了一下,回过神。“对不起,你刚刚说什么,我没听清楚。”

“我是说意大利的事。”

杨照表情僵了一下,沉默一会,低着头,回避她的目光,说:“这件事,我也正想跟你谈。我最近有些事,比较忙,时间上不是那么充裕。我想,到意大利的事暂时先缓一缓,好吗?”

“是吗?”江曼先端起咖啡,慢慢啜了一口,朗声笑说:“既然这样,那也是没办法。事实上,我妈最近为了照顾小南,都提早离开,把店交给我,我负有重责大任,暂时也是走不开,我们就下次再去吧。”

听她这么说,杨照很快抬起头,僵硬的表情融开,有种放心般勾起笑来。

“你放心了?”江曼先将脸凑向他,半恶作剧地装了一个审问的表情。

“什么嘛。”杨照愣一下,敲了敲她的额头,一脸拿她没办法。“你别老是这么顽皮,像孩子似的,偶尔也成熟一点。”

她冲他绽开笑,笑得眯起眼。见他又低头看表,灿烂的笑容萎缩了那么一下,变形得有些牵强。

“你是不是有事?”她问。

“欸……”杨照歉然的说:“对不起。”

“没关系。如果你有事就先走,不必陪我。”

“那么,我就先走了。晚一点我再去找你。你会在你妈的咖啡店吧?”

“嗯,晚上我都会在。你记得要来喔,我等你。”

“我会去的。那我先走了。”杨照挥个手,顺手取了帐单到柜台付帐。

他一离开,江曼光的笑容便褪掉,代而浮起一种黯然。她端起他遗留下的、始终未曾喝过的那杯咖啡,慢慢喝了一口。冷掉的黑咖啡只有一种蚀心的滋味。

好苦。

“倩姊,你该回去了。”从美术馆出来后,柯倩妮还要去看电影,不肯回家,杨照耐心地劝她,既无奈又对她放心不下。

他陪她逛了一下午的画廊和美术馆,谈论着关于艺术的种种。他看她那么开心,心里也很欢喜,但他不能陪她这样一直耗下去。

“倩姊,你应该回去了。”

柯倩妮不听,张开双臂在红砖道上嚷嚷地又笑又跳着。然后,面对着他,牵着他的手,倒退着走,一边笑说:“阿照,你看我们这样是不是又回到过去了?”

杨照被她牵着,显得很被动,反覆说:“倩姊,你该回去了。”

“回去做什么呢?你不要一直赶我回去。”柯倩妮满心的不愿意。夕阳照着,给她七分的颜色。

她转头过去,发出一声赞叹:“好美。”回身拉住杨照,说:“我们去看夕阳。”

“倩姊。”杨照被她拉着,一再地不由自主。

他们登上城中的摩天楼。阳光虽然早已倾斜,仍耀眼得今人不能睁目;它从西边放肆的洒来,照得远处淡水河的潋滟像一条汤金的光带,让他想起亚得里亚海、想起暮光中的威尼斯、想起情定桥下的那个吻、想起柔情地抱着他哭泣的那个人……

“阿照,”柯倩妮靠着他,枕在他怀中,说:“你看这像不像佛罗伦斯的落日?不像吧,佛罗伦斯的落日是怎样的景象呢?你带我去看好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并没有去看佛罗伦斯的落日。如果倩姊想去,还是请大哥带你去吧。”

柯倩妮脸色骤变,回过头,眼神怨他说:“为什么要这么说?你明知道他……我只有你,阿照。”

杨照不说话,心里又难过又挣扎。过了许久,才开口:“你跟大哥毕竟是夫妻,有什么误会可以解开,你可以跟他好好谈谈。”

“这不是误会!他根本存心……”柯倩妮口气激动起来。“而且,你要怎么跟他谈?他每天忙得连跟我说话的时间都没有!我怀疑他根本只是拿工作当借口。他在外面或许有了其他什么……根本是要我当傀儡!”

“不会的。我了解大哥,他一定是因为工作忙碌,所以暂时忽略你……”

“你不用替他说话,事情根本就不是那样。从结婚至今,我每天一个人在家,就形同被抛弃。他既不问我是否冷了、热了,也不管我是否饿了、病了,他不会担心我是否心情不好,也不关心我是否寂寞,就连好不容易的蜜月旅行,他也是每天守着电视机,连跟我说话都那么吝啬。”柯倩妮说着,便咽了起来,语声凄楚又哀怨,引起杨照无限的同情和不忍。

他开始为她感同身受,为她难过心痛。

“阿照,”柯倩妮哽咽又说:“如果你大哥肯用心对我一些,肯关心我一点,我会很感激的。可是,他实在太冷漠了,我是人,不是草木石头,我有我的感觉和感受,我会受伤我会痛,这些他想过没有?”

“倩姊……”

“我想,他在公司也会对一些不相干的人说早安吧?但我呢?我想见他却比登天还难。打电话去他不接,去找他他开会不见,回了家他更把自己关在书房,不许我打扰……我受不了,阿照,我真的受不了了!我要跟你大哥离……”柯倩妮越说越凄苦悲怨,哽咽得说不下去,只剩下哀哀的啜泣声。

“你冷静一点倩姊……”杨照不由得为她又气又急与忿愤不乎。“大哥他实在太过分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