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笔居小说网 > 言情小说电子书 > 尊龙弄影 >

第12章

尊龙弄影-第12章

小说: 尊龙弄影 字数: 每页3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不多久,吼声四起,令人惊心动魄的场面出现了,这些野兽互相扑击、撕咬、翻滚、咆哮,让一些生活在无聊等待中的后宫佳丽尖叫不已,一个个目瞪口呆,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正当大家看得既紧张又兴奋时,一只大熊猛地抛下所抓着的老虎,一个跨步冲破栅栏,直奔往慕容浚等人所在的大殿而去。

所有人都让这突发状况给吓得东奔西窜,哀号声、尖叫声四起,那些后宫娇娃个个吓得云鬓散乱、花容失色,纳兰卉更是早不知逃窜到哪儿去了,只剩下慕容浚寒着脸,冷冷瞪视着这只凶暴的大熊!

只见大熊咆哮着,直立身躯,两只利爪对着慕容浚就要挥去。

突然,一条小小人影飞过人群,扑身挡在慕容浚前面,“皇上,你快走!”

“影儿,不要!”慕容浚急着想推开韩弄影,但已经来不及了!

那锐利的爪子往韩弄影背后一抓,纤弱的韩弄影当场血流如注,几乎昏了过去,但嘴还是不忘催促着,“皇上,快走……快走……”

“影儿,影儿!”

第七章

韩弄影已经昏迷三天了!

三天来,她处于相当不稳定的状态,时而高烧不退,时而全身发抖,让慕容浚担心极,|Qī|shu|ωang|也心阚极了,生怕一个闪失,他美丽的小影儿就会这样消失无踪!

忍着身体上的疲惫,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,他细心地拉开被褥,极为轻柔地为韩弄影上药。

但是当看到原本雪白无瑕的背上,那鲜血淋漓的伤口时,他便觉得有如刀割般痛苦,更愤怒得连头发都要起火燃烧。

生平,他第一次如此痛恨一个人,纳兰庆竟然可以为了名利、权位,而去伤害无辜的人。

难道所谓的各位真如此重要吗?重要到可以草菅人命?

他从不在乎自己的生死,却在乎大燕国百姓的安危,所以几年来他一直按兵不动,为的就是希望能集证据,好一举歼灭纳兰庆,以免黎民百姓因皇室的权位斗争而慌乱不安。

如今看来他是错了;不但错了,而且错得相当离谱!

因为他的犹豫,造成韩氏一门的冤屈;因为他的迟疑,让心爱的女人为他受伤!但此时此刻任何悔恨都是没有用的,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,甚至抛弃帝位,只求他的小影子醒过来,他只要小影子醒过来。

“娘,我好痛,好痛喔!娘……”床上的韩弄影呓语着,小小的脸蛋因为高烧而涨得通红。

慕容浚一听,慌地握住她的手,“影儿,你怎么样了?影儿!”

不过韩弄影对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嘴不住着:“娘,娘!我好痛,好痛!”

“影儿,你醒醒,你醒醒啊!”一旁的慕容浚急急喊着,希望能喊醒她。

“娘!我……我好热……好痛……娘……”韩弄影猛地睁开眼睛,无神的大眼痴痴地瞪着慕容浚,彷佛根本不认识他,“娘!你怎么变成这样?”

慕容浚一愣,知道她还没清醒,整个人根本还处于混沌不清的状态中。于是他轻轻拍拍她的脸颊说:“霁不是你娘,影儿,你看清楚,霁是皇上,是那个总喜欢欺负你、占你便宜的皇上啊!”

“皇上?你是皇上?”韩弄影呆呆重复着,迷离的大眼开始慢慢聚焦,一会儿,她勉强撑起身子,虚弱地说:“你真的是皇上?”

“如假包换!”

韩弄影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喜色,小手紧紧抓住他的,“你没事吧?有没有被那只大熊弄伤?”

慕容浚一听,感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,这小东西自己伤成这样,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问自己有没有受伤?

老天,他慕容浚何德何能,居然能得到如此勇敢、聪慧的女子为伴!

他艰困地摇头,反手包住她的小手,“朕没事,倒是你,你伤得不轻,恐怕得好好休息一阵子了。”

“我受伤了?”韩弄影狐疑地皱起眉头,努力想撑起身子坐起来,奈何全身无力,而且轻轻一动背上便传来犹如火烧般的阚痛,“好痛!”

慕容浚赶忙扶她趴好,“你别乱动,朕让御医来看看。御医,御医!”

自从韩弄影受伤后,几名太医院的御医便日夜轮班在紫辰宫外守候,等着慕容浚的随时召唤,因此现在慕容浚这么一喊,执事的御医赶紧慌忙地跑了进来,“皇上,有何吩咐?”

“快看看影儿,她醒了!”

“卑职遵命!”这名御医在一阵把脉后开口说:“皇上,小影子姑娘的脉象平稳,显见伤势已经稳定下来,接下来只要每天按时上药就没有什么问题了。”

由于韩弄影的受伤,使得慕容浚极力隐瞒她是女儿身的秘密也跟着曝光。

现在宫所有人都知道,原来那个活泼、爱笑又调皮的小影子公公,原来是小影子姑娘哪!

而这位小影子姑娘,可是皇上的新宠,皇上的爱妃!

“很好,你下去领赏吧。”慕容浚故作镇定地挥挥手,示意御医离开。待御医一走,他随即来到韩弄影床前,关心地问:“你现在觉得怎么样?很痛吗?”

“痛死了!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背上咬我一样!”她虚弱地抱怨着,神情间流露出一抹难得的娇羞。

“小傻瓜,你那样不要命的用身体挡熊,当然会痛了!下次不准你再这么冒险,知道吗?”他边说着边怜惜地为她抹药,不过纵使他再怎么细心,她依然疼得直打哆嗦。

“好痛,好痛喔!”背上伤口的阚痛,让好强的韩弄影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“忍着点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慕容浚皱着眉头,他真恨不得现在躺在床上的是自己,而不是娇弱的她。

韩弄影咬着唇,泪汪汪地努力忍着痛,不知过了多久,所敷上的药开始生效后,她才渐渐有了笑容,也开始关心其他的事。“皇上,那只大熊后来怎么样了?有没有把它捉起来?”

“让人击毙了。”慕容浚轻描淡写地回答,只字不提自己和那头大熊搏斗的惊险场面,若非他事先吩咐南宫霁云和应长天扮成侍卫埋伏在虎圈附近,只怕今天他和韩弄影真的得成为熊掌下的同命鸳鸯了。

“击毙!?有这么厉害的人啊?居然可以打死一头大熊。”

慕容浚宠爱地拨弄着她的长发,“你也很厉害啊!临危不乱,护主有功,可惜有点有勇无谋,差点就白白送命了。”

韩弄影理直气壮反驳道:“什么叫有勇无谋?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大熊撕成两半吗?”

“你不愿意看朕被熊撕成两半?”

“是啊!我发过誓要保护你的,而且人家好喜欢好喜欢你,可不想十七岁就守寡。”

“但是你替朕想过没有,朕又何尝愿意看你被大熊撕成两半?”如果可以,慕容浚真想狠狠摇醒这个小迷糊,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有多重要,多值得珍惜吗?

韩弄影摇摇头,“我知道你会难过,但你是一国之君,整个大燕国还需要你,所以与其牺牲你,不如牺牲我一个。”

“你……”慕容浚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“影儿,这是你爹教你的吗?”

“是啊!爹从小就教我们要对国家尽忠,要对父母尽孝,如果忠孝不能两全时,就要移孝作忠。而爹爹他即使在睡梦中,也还是在想该怎么打退敌人,好对皇上尽忠,好给大燕国的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生活,所以我根本就不相信他会投降兰陵国。”

“因此你认为一定是朕这个皇帝昏庸、愚昧,竟然会将一个忠心耿耿的老臣诬指为通敌,对吧?”

“嗯!罢开始时,人家真的好恨好恨你,好想一刀将你刺死,好替天下除害,因为若不是你,我也不会和三个姊姊分散,独自一人在外面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。”

“喔?后来又为什么喜欢朕了?”

“你救了我啊!我长这么大,除了我爹、我姊姊,没有人会那样拚命救我、保护我,所以就喜欢上你了。”

慕容浚轻笑着吻了吻她背上没受伤的肌肤,“朕也好喜欢你,长这么大,当了这么久的皇帝,还没有人像你这样拚命保护朕呢!”

“真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你没听过君无戏言吗?”

韩弄影忽地仰起身子投入他怀中,却因为这突来的动作而拉扯到伤口,“好痛!”

慕容浚一见,慌地搂着她又亲又吻的,“别动,你的伤口刚上药,千万不能乱动。”他体贴地搂着她躺在自己身上,“你好好趴着休息,朕留在这陪你,嗯?”

韩弄影高兴地香了香他柔软的双唇,“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个好皇帝,绝不是外面所说的无道昏君!”

慕容浚似笑非笑睨着她,真不知是谁进宫来只为刺杀他这个“无道昏君”,如今说好皇帝也是她说的。

这丫头心到底在想什么呵!

※※※

几天后,在御医的细心调养以及慕容浚紧迫盯人的照顾下,韩弄影终于可以下床走动;又过几天,小丫头已经可以跑跑跳跳,追蜂赶蝶,只是她得时时注意小心,以免拉扯到好不容易才开始愈合的伤口。

这天用膳后,韩弄影耍赖地黏着慕容浚撒娇,“最近天气好热,我想去坐石邻流玩水,可以吗?”

慕容浚想都没想便摇头拒绝,“不行,你伤还没好不能到处乱跑,免得又像前天一样发炎渗血。”

前天韩弄影瞒着慕容浚,又偷偷跑去虎圈看那些珍禽异兽,还拿着树枝想逗大猫,却惹恼了猫老大,于是大吼一声,吓得她一屁股跌坐在地,而这一跌,自然连带扯动伤口,所以她被慕容浚大肆惩罚一顿后,被罚禁足啦!

可韩弄影从小有个缺点,就是绝不认错也不改过,因此她振振有词地辩解着:“那天是因为那只大笨猫突然大吼大叫,把我吓一跳我才会跌倒,今日可不一样,既没猫又没熊,一定没事的!如果你不放心的话,你也可以跟着去啊!不过你好忙,有好多好多奏折要看,为了不害你被人家骂无道昏君,我还是自己去好了。”

慕容浚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,却不得不放开手让她离开,因为他真的已经耽误太多正事没办,再不处理,“荒淫无道”四个字就真会落在他头上。

韩弄影开开心心,蹦蹦泺跳地离开慕容浚,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