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笔居小说网 > 言情小说电子书 > 尊龙弄影 >

第5章

尊龙弄影-第5章

小说: 尊龙弄影 字数: 每页3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不行,她怎么能认输呢?她进来皇宫可是背负着救国救民的伟大任务,所以她现在不能睡!

反正这色皇帝睡死了,索性自己就在这一刀宰了他,如此岂不是很圆满?

想着,韩弄影腾出一只依然可以自由活动的手,努力钻进两人密合的身体间摸索着,当她好不容易从靴子抽出匕首时,慕容浚一个翻身,恰恰将她的匕首打落在地。

这突如其来的发展让她僵在当场,眼睛也紧张地闭上。

他醒了?他知道自己要杀他了?

她静静等着,但经过很久都没有动静,于是韩弄影偷偷睁开一只眼睛,哪知却迎上慕容浚那对看了会令人暂时停止呼吸的漂亮眼眸,“你醒了?我……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

慕容浚诡异一笑,盯着韩弄影的视线彷佛穿过她落在别的地方,“你好美,美得超乎朕的想像。”

这话顿时让韩弄影惊慌失措,他发现了!他发现自己是女人了!怎么办?现在该怎么办?

慕容浚伸出手,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,“小美人,朕第一次看到你时就决定要你了,你知道吗?”

小美人?我不是小美人,我是……韩弄影差点出声抗议,但在看到他的迷离眼神和满嘴的语无伦次后,她才想到,原来这只大苍蝇根本没有醒,他只是在作梦,他肯定是把她当成他哪个放荡的宠妃了。

“小美人,让朕爱你,让朕好好爱你……”他低下头用滚烫的唇覆上她的。

韩弄影惊讶得连怎么反抗都忘了,只是任由他柔软灼热的唇吸吮着自己的沭蜜,任由他蛮横又微带着酒味的舌尖纠缠着她的,直到两人都快窒息了,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。

“你好美,好甜,好香……”他似真似假的呢喃,嘴角泛起一抹淘气的笑,又一次低下头想亲她的嘴。

但这回韩弄影趁着他换气的空档挣脱开了。

她全身抖个不停,仓皇地滚下床,连匕首也来不及捡回便像逃难似的慌张夺门而出,丝毫没有注意到她一离开床,慕容浚也跟着坐起身,乌亮的眼睛闪动着捉狭的光芒。

果然不出所料,一切都如同他所想的!

慕容浚低声轻笑,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匕首仔细检查。

这把匕首相当锋利,在灯火的映照下,刀身隐隐发出一片寒光,同时在刀柄上还刻有“韩弄影”三个字。

韩弄影……是她的名字吗?怎么会这么巧,她也姓韩;因为她想杀他,所以才随身带着匕首?而她又为什么甘冒危险接近他?难道她不知道只要有一点点差错,他随时可以找个罪名将她拉到宫门外砍头吗?

说实话,打从慕容浚十五岁开始,他就从没缺过女人,因为有的是女子等着他临幸,只求和他当一夜雾水鸳鸯。但现在他却对一个顽皮刁钻的小丫头如此感兴趣,看来他得找胡平过来问问了。

于是他招来内侍吩咐道:“叫胡平来见朕!”

没多久,胡平来了。

见了胡平,慕容浚开门见山道:“朕想知道那个韩弄影是什么来历,你可以告诉朕吗?”

胡平脸色一白,手中的拂尘应声落地,而人也咚地一声跪下,“请皇上原谅,奴才不是故意要让她进来的,实在是因为……”

慕容浚脸色一凝,“你慢慢说,朕不会怪你的。”

第三章

韩弄影懊恼地址着被子,简直是将被子当成慕容浚般用力捶打着,“苍蝇皇帝,登徒子皇帝,好色皇帝,臭皇帝,坏皇帝,乌龟皇帝,王八皇帝……”

他居然亲了她,居然亲了她的嘴!

太过分,真是太过分了!

胡乱抹着自己被吻得有点肿胀的唇,试图擦掉慕容浚所留下的味道和痕迹。但无论她怎么擦,鼻子还是闻得到他那混杂着酒味和男人味的阳刚气息,嘴唇上也还残留着热吻过的余温,更该死的是,她的舌尖麻麻的,彷佛他那刁钻的舌尖依然纠缠着一般,令她脸红心泺,久久不能入睡。

最后韩弄影索性从床上翻起身,翻箱倒柜将仅有的几件家当,而且都是胡平送她的东西全倒在地上一阵乱找,终于在一件衣服的内袋中找到一包白色粉末。

看着那包白色粉末,韩弄影转怒为笑,这可是她从大姐那儿偷来的宝贝呢!只要有了这东西,她就可以报仇了。

于是她高高兴兴跳起身,先在胸前绑上白布条、换上内衫,最后再穿上胡平为她特别准备的惬监服,戴好帽子后,咚咚咚地跑到尚膳监。

由于韩弄影近日来几乎都跟慕容浚黏在一起,所以虽然是第一次到尚膳监,但尚膳监的惬监却认得她,“小影子公公,您怎么会来这儿?”

小影子故作威严状地点点头,头上过大的帽子因此差点歪掉,“我来看看皇上的冰糖燕窝粥好了没?”

“就快好了,一会儿会有人替皇上送去,请公公不必担心。”

“嗯。”韩非影走到炉灶旁,假意看看那一锅燕窝粥,“我可以尝尝吗?”

“当然!”执事太监立刻盛了一小碗递给她。因为韩弄影是慕容浚的泫身太监,所以慕容浚所吃的任何东西都必须经过她的认可后才能端上桌。

韩弄影谨慎地端过碗,小口小口秀气地吃起这辈子第一次吃到的燕窝粥。

奇怪,没什么特别啊!只不过是一团透明糊稠的燕子口水,连味道都谈不上,为什么慕容浚每天早上都要吃这东西?而且好像还有很多人把这种口水粥当成大补品哩!

“可以吗?”执事太监紧张地等着韩弄影的答覆,他很怕万一小影子公公不喜欢的话,又得重做。

“很好,清淡香甜,入口即化,皇上一定会喜欢的。”韩弄影心口不一的说着。“你现在盛一碗,我想亲自给皇上送去。”

“不敢劳烦公公,一会儿小的会派人送去。”

“不,我如果不亲自送的话会放不下心。你知道,皇上昨天和仪妃娘娘喝得很醉,说不定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,我担心你们去会惹皇上生气,所以我还是亲自送好了。”

韩弄影的话听来合情合理,因为慕容浚确实时常和仪妃饮酒作乐到天亮,而每每慕容浚宿醉醒来,便是宫女和太监倒楣的时间,少则一顿好骂,大则一场抽打,弄得人心惶惶,生怕自个儿惹皇帝不高兴。

因此,执事太监当下喜形于色,盛了一碗冰糖燕窝粥给韩弄影,“那就劳烦小影子公公了。”

韩弄影神气地点点头,命令跟班小太监以托盘托着,自己则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,待到了紫辰宫前才自己接了过来,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

轻轻推开门,小心翼翼端进门后,再把门关上,韩弄影贼头贼脑地东张西望,确定没有人注意后,便从怀中取出那包白色粉末一股脑儿地倒进燕窝粥中,还不忘用汤匙搅和搅和,免得露出马脚。

“小影子来向皇上请安了。”将燕窝粥放在桌上,韩弄影来到芙蓉帐前躬身说道。眼睛却不住觑着帏帐内的慕容浚,生怕他一翻脸,说出自己是个女人的事实。

不过她也很怀疑,昨天晚上他到底是买醉还是假醉?是真把她当成其他宠妃,或是已经认出她是个女的,故意调戏、欺负她?

玉于帏帐内的慕容浚呢?其实他很早就醒了,他向来有千杯不醉的本事,所以昨天那点酒根本难不倒他。何况大部分的酒都让他倒在纳兰卉身上,要不就强灌纳兰卉喝下,因此他真正喝下的实在有限,他不过是装醉想要引这只顽皮淘气的小狐狸露出尾巴罢了!

“小影子,过来扶朕起床。”他沉声说着,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和表情维持一贯的冷静平稳,虽然他很想看到她让自己亲过嘴后,那美丽又惊慌失措的神情。

“是,皇上。”

韩弄影先撩起帏帐固定好后,趋身扶起慕容浚坐正。

慕容浚不动声色地嗅着她身上淡淡的少女体香,差点就失去控制的想搂她入怀狠狠惩罚一顿。但他忍住了,而且假装痛苦地着,“朕的头好痛,小影子,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
韩弄影露出一抹“你活该”的调皮笑容,“皇上昨晚喝多了,所以现在才会头痛,不过没关系,只要皇上吃点东西就不会疼了。”说着,她殷勤地捧着那碗加过料的冰糖燕窝粥递给慕容浚,“皇上,把粥吃了吧,一会儿我去找御医弄点醒酒汤来。”

瞪着那碗看起来特别浓稠的燕窝粥,慕容浚不禁怀疑地瞅着她,这丫头何时变得如此殷勤、善解人意?依据胡平的说法,她是来杀他的,怎么会如此好心做起这份根本不需要她做的工作?

或者……这碗粥面加了毒药?若非早一步从胡平口中知道她是韩易的小女儿,只怕现在她已人头落地了,因为谋刺皇帝是杀无赦的死罪啊!

但是不行,他对韩易有一份亏欠,因此对韩弄影也有一份说不出的阚惜,所以无论如何他是不会杀她的,即使这丫头入宫的动机不单纯。

“小影子,你先把粥吹凉,然后自己吃一口试试,看会不会太烫。”

韩弄影一听,立刻像摇波浪鼓般猛摇头,开玩笑!奇书…整理…提供下载这碗加料的燕窝粥吃了可是会跑茅房跑到两脚无力,她可不想身先士卒,还没报仇就先拉肚子拉死了!

“小影子不敢,这是尚膳监专门为皇上做的,小影子只是个奴才,怎么敢吃皇上的东西呢,皇上您还是自己吃吧。”

慕容浚心下顿时明白了七八成,接着心中无端升起一股愤怒,这小东西当真想弑君?枉费自己对她又疼又爱的,真是忘恩负义!想到此,慕容浚整张脸刷地铁青,他摆出皇帝的威严,低声喝令:“叫你试你就试,哪来那么多理由推托?

难不成这燕窝粥有毒?”

血色霎时从韩弄影的小脸上消失,她结结巴巴、心虚地否认:“没……当然没有,有谁……敢那么大胆下毒?”

心知肚明的慕容浚端起燕窝粥,亲自舀起一汤匙送到韩弄影嘴边,“吃下去!”

“不要,我不要吃!”她别开脸,避过那致命的一汤匙。

“叫你吃你就吃!”他铁了心,一手扣住韩弄影的下巴,硬是将汤匙塞进她嘴。

韩弄影又咳又呛的,涨红小脸硬吞下要命的燕窝粥。
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