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笔居小说网 > 言情小说电子书 > 尊龙弄影 >

第7章

尊龙弄影-第7章

小说: 尊龙弄影 字数: 每页30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韩弄影脸色一白,知道自己露出马脚了,“我……我没有,你别乱说!”

“朕乱说?朕问你,如果你没有下药,为什么会吃了燕窝粥后闹肚子疼?”

“那是因为我昨天吃坏肚子,和燕窝粥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
“是吗?”慕容浚狐疑地瞪着她,显然根本不相信她所说的话。

此时,一名太监进来通报,“敢禀皇上,纳兰丞相求见。”

慕容浚微微一愣,纳兰庆来了?纳兰庆这时候来做什么?现在他实在没有心情见这个人,也不想见这个人,因为今天无论如何,他都得逼眼前这只狡猾的小狐狸露出狐狸尾巴。

“告诉丞相,有什么要紧的事明天再说吧!”

但一旁的韩弄影却声音古怪地说:“让他进来,丞相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才会进宫的,皇上何不听听他怎么说呢?”

慕容浚望向她,脸上神情阴晴不定,她想见纳兰庆?

不行!

现在这个时候,让她见了纳兰庆只有死路一条。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见纳兰庆!

“小影子,你先退下,朕想单独和丞相谈谈。”

第四章

站在帘幕后面,韩弄影聚精会神地听着慕容浚和纳兰庆间的君臣对话,并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被发现。

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纳兰庆,原本以为会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,想不到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老头罢了。

纳兰庆约莫五十岁,头发几近全白,身材高大,脸色红润;在一身朝服的烘托下,更显得威仪万千、不可一世,即使见了慕容浚也依然不改其局傲态度。

“皇上,兰陵国那边有消息来了。”纳兰庆简单行过礼,即开门见山说出主题。

“喔?”慕容浚眯起眼睛,将背舒服地靠在椅背上,面无表情地问:“情形如何?”

“果然不出臣所料,韩易已经投降兰陵王。”

慕容浚浑身一僵,“此事当真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兰陵王不但封韩易为“剽悍大将军”,而且赏赐他华宅美妾,黄金千两。”纳兰庆抬起头注视着慕容浚震惊的表情,“皇上,对于身受皇恩不思回报,反倒投降敌人的乱臣贼子,理当处以极刑,臣请皇上即刻下旨处死韩家一门。”

“韩民一门不是早已抄家?”

“抄是抄了,但韩易的四个女儿却连夜畏罪逃跑,臣请求皇上即刻下令缉捕韩家余孽,并格杀勿论!”

“格杀勿论?”

“对!榜杀勿论!皇上难道不知道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的道理吗?何况韩家四个女儿,个个身怀绝技,臣担心她们会对皇上不利。所以还是请皇上速速下旨!”

“她们四个只是女流之辈,根本成不了气候,朕以为……”

“皇上切不可有妇人之仁,为了大燕国着想,应该尽快下旨!”

“朕知道了!还有其他事情吗?”慕容浚低低说着,握着笔的手却险些将那枝笔给折断。

“兰陵王一再犯我边关,请皇上速谋对策。”

“明日早朝时,你就把这件事提出谈吧!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,你可以下去了。”

“皇上,臣尚有一事禀告。”

“快说!”

“三月二十二是一年一度的春,请皇上尽早做准备!”

慕容浚脸色铁青地瞪着纳兰庆,彷佛在说:这种事还需要你提醒我吗?虽然气得快要发狂,但他开口说话的声音却依然平静得听不出一丝心情起伏:“朕知道了,丞相请早点回去休息吧!不要过度劳累才是。”

“感谢皇上关心,臣告退!”

看着纳兰庆离开,愤怒的慕容浚一拳将书案上的茶杯打得粉碎,“该死!全都是一些该死的无用之人!”

这该怪谁呢?怪自己?还是怪先帝?打从他接掌帝位以来,无时不想铲除纳兰庆这个心腹大患,奈何先帝几乎将所有的军政大权都交给他掌管,使得慕容浚空有满肚子理想、抱负,却总处处被掣肘。

七年了!

经过七年的部署,好不容易一切即将大功告成之际,却发生韩易投敌之事!

他根本不相信韩易会做出这种事,因为韩易是他亲手栽培提拨出来,准备日后重用,扳倒纳兰庆的。如今竟让纳兰庆反将一军,还害得韩民一门流离失所,背负叛国的罪名,他该怎么做才能为韩易洗刷冤枉?又该如何才能挽救韩易一家呢?

慕容浚撑着脑袋想着,全然忘记自己身后的帘幕还藏着一个小影子呢!直到他听见低低的啜泣声传来才恍然记起。

“小影子,你可以出来了!”

帘幕内没有任何回音,也不见韩弄影出现。

慕容浚站起身拉开帘幕,却赫然看见一向嘻嘻哈哈、开开心心的小丫头竟哭红了双眼。为了怕被发现,她甚至用嘴咬着自己的手背,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。

“小影子,怎么啦?”轻轻拉起韩弄影,他不舍地掰开她的手,心阚地看着上头深深的齿印,“怎么哭了?”

韩弄影抽抽噎噎,不清不楚的嘟哝着:“他说谎……他说谎……他说谎……”

“谁说谎惹你生气?”

“他啊!”韩弄影嘟着嘴,小脸皱成一团。

“他是谁?纳兰庆吗?”

“嗯!他说谎!”她仰起满是泪痕的小脸望向慕容浚,“他说谎,我爹才不会做出那种叛国投敌的事情来,他说谎!”

“小影子,你……”慕容浚再也无法掩饰对她的关心,忘情地拥她入怀中低低安慰着,“你别哭,朕一定会想办法的!”

韩弄影傻头愣脑地开口,根本没发现慕容浚已经知道她的身分了,“想什办法?想办法做什么?”

慕容浚微微一怔,又好气又好笑,又不知该说什么。这丫头如果不是装傻的本事过人,就是迷糊得可以,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泄底了吗?老天,这样子他更舍不得让她离开了。

也罢!

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纳兰庆自以为已经掌控皇城内外所有的兵马,但他一定没想到自己身边会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吧?

不过他还是得让韩弄影有个自保的武器,她虽然会武功,却蹩脚得很,充其量只能唬唬人,所以还是把匕首还给她吧!

慕容浚随即从自己的床下摸出匕首递给韩弄影,“小影子,这东西你收起来,千万别让人瞧见了,知道吗?”

韩弄影傻傻盯着他看,根本没听见他在讲什么。

她不断想着,他实在长得好好看,好好看,如果他不是这么个昏庸皇帝,如果他不是害得她家破人散的凶手,她一定会喜欢上他的。

“小影子,朕在跟你说话,你没听见吗?”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“把这东西收起来,万一被人看见,可是要砍头的!”

这时,韩弄影才看到慕容浚手中握着一把匕首,“这是……”

“这是朕在地上捡到的,上面刻有名字,但朕不知道是谁的,所以就拿来送你,记得要好好保存知道吗?”

韩弄影慌慌张张地收下匕首,一脸心虚。

老天爷啊!她几乎都忘了自己的匕首掉了。幸好这个色皇帝不知道上面“韩弄影”三个字就是她,否则她现在就要脑袋搬家罗!

为了遮掩心中的慌乱,她顾左右而言他地转移话题:“我想跟你去打猎,可以吗?”

“什么?”慕容浚回过神看她,这才发现小东西已经抹干眼泪,不哭啦!

“三月二十二日你去打猎时,我也要跟去,可以吗?”

慕容浚想都没想就拒绝:“不行,打猎是男人的事,怎么可以让你跟呢?万一发生危险怎么办?”

“我会骑马,会射箭,不会给你添麻烦的。”

“不行!你没见过那种场面,不知道野兽乱窜时会有多危险。”其实真正的原因在于,慕容浚根本不想让她曝光,免得有大臣认出她来,那事情可就麻烦了!

“那我帮你拿弓箭,帮你捡猎物。”

“还是不行!而且这些事自然有人会做,你只要负责服侍朕的饮食起居,其他的事情都不准插手,知道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有可是。”慕容浚一根手指头停在她的小嘴上,阻止她再继续说下去,却没有发现那是何等亲昵的举动,“现在去尚膳监吩咐传膳,今天晚上朕要在繁英阁用膳,记得多准备一些酒。”

“你又要去仪妃娘娘那?”此话听起来平淡无奇,但声音却有些酸酸的。

慕容浚笑了笑,轻抚着她姣好、雪嫩的小脸,无奈的说:“如果朕不去,丞相会起疑的,听话,快去!”

※※※

举凡帝王几乎都喜欢狩猎,因为狩猎那种马上驰逐的乘风,是一般宫廷宴饮、歌舞轻影所比不上的,尤其是大燕国在马上得天下,所以几乎每个大燕皇帝都擅长骑射,慕容浚自然也不例外。

慕容浚自幼在关外长大,和一般长于宫廷的帝王不同,他接受过各种武功、骑射方面的训练,更是难得一见的神射手。可惜正因他长年不在宫中,加上先帝慕容焕老迈多病,因而让纳兰庆有机会把持朝政,以致酿成今天这种无法收拾的局面,而这正是慕容浚心中的最痛!

“皇上,一切都已经就绪,请皇上移驾围场。”

“嗯!”正在穿猎装的慕容浚冷冷一哼,示意前来禀告的惬监离开。

“皇上不再考虑一下吗?”慕容浚穿上最后一件护身盔甲,韩弄影眼巴巴地哀求着。

他笑着摇头,“不行就是不行!你乖乖待在这儿,等朕带战利品回来给你。”

目送慕容浚远去,韩弄影调皮地吐吐舌头,又扮扮鬼脸。

哼!你说不行我就真的不能去啊?开玩笑,这等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她韩弄影怎么能错过呢?想想看,围猎耶!

那可是千军万马的壮观场面,也是下手报仇的好机会,说什么她也要跟去。她要趁着混乱之际,用箭射死纳兰庆那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、大奸臣!

她走回自已房间,换下身上宽大的袍子,随手把匕首往床上被褥一塞,然后趁众人不注意时,双脚一蹬,灵巧的身子立时犹如轻盈蝴蝶般飞了出去,丝毫没有注意到有条轻盈的人影正目不转睛地瞅着她。

待韩弄影一离开,这条人影便鬼鬼祟祟地韩弄影的房间。

这个人起先只是在房呆坐着,痴痴望着房的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

你可能喜欢的